走入木空間

*
2014.08.01
散播和平種子,讓綠帶蔓延大地
散播和平種子,讓綠帶蔓延大地(圖)
肯亞婦女教導來自各國的人們種植幼苗。(圖片提供/ Kasuga Sho)

 
「我們常放眼龐大的目標,卻忘了無論身在何處,皆可貢獻自身的一分力量。我只是在這裡種一棵樹,但想像若數十億人都開始種樹,這將產生何等的驚人結果?」──萬格麗.瑪泰。

萬格麗.瑪泰


 

非洲之母,大地的孕育者

1940年,萬格麗.瑪泰(Wangari Maathai)出生於非洲肯亞一個蒼翠沃土的小村落─伊希特(Ihithe),憑著自身努力與優異成績,前往美國及德國取得生物學相關學士與碩士學位,並成為非洲首位獸醫解剖學女教授。
闊別數年,當她重新踏上肯亞的土地,童年記憶中與母親一起耕種、砍柴的景色早已消失,環境的破壞與過度開發,讓村里的婦女們必須長途跋涉到幾哩外,才能採集到足以供應的柴火。少了鳥兒的吱喳聲、蟲兒的鳴叫聲,大地頓時陷入一陣死寂。

肯亞婦女辛勞的工作

肯亞婦女辛勞的工作。 (圖片提供/ Joao Maximo)

 

九株幼苗,後院裡的小革命

樹木是上天賜與的禮物,不只成就綠蔭、涵養水源,也讓我們遮風擋雨、築起家園。適度的木材運用,不僅讓土地生生不息,也讓人類與森林共存共榮。萬格麗深信由自己做起才能影響他人,因此先是在自家後院種了九株小幼苗,等到幼苗逐漸茁壯後,便開始將種樹的經驗傳遞給村裡的婦女,並教授如何培育原生植物幼苗,如黃洋、非洲杉及非洲無花果樹等。
下一步,萬格麗便開始四處奔走,向各地婦女們倡導種樹的優點,包含果實除了可供自足外,也可從事小本生意;樹提供的庇蔭可使生物免於紫外線傷害,而樹枝亦可作為材料或燃料等用途。此外,婦女們從育苗與照顧苗圃中賺取萬格麗給予的酬勞,因此增加了經濟收入,給予更多孩子受教育的機會。
久而久之,婦女們專注於種樹的進度與技術的精進,儼然成為一群種樹專家,並在社區中扮演領導的重要角色,成為「無文憑的林務員」。「她們不知道什麼是專業,就是喜歡口耳相傳,將種樹的經驗一傳十、十傳百,傳到千里之外,」萬格麗曾開心的說道。幾年後全村各處長出了一排排的小樹,從高空眺望,彷彿一群綠色帶狀圖形在大地上蜿蜒著,這就是綠帶運動 (Green Belt Movement) 的由來。
 

樹與和平,為地球許下綠色希望

2004年的婦女節,萬格麗因反對政府政策而被捕入獄,但種樹活動仍持續進行,直至2004年統計已超過三千萬株樹苗、六千多個苗圃。總共超過五十萬名學生因參與綠帶運動而學習到森林永續經營的理念,並不斷將其散播出去。非洲鄰近的三十幾個國家接二連三響應「綠帶運動」,原只是自家後院展開的環保活動,在各方推廣與響應下變成一股全球性的綠色洪流,只要有心,微光也能醞釀爆炸。萬格麗.瑪泰在2004年因綠帶運動對非洲及世界和平的貢獻,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的殊榮。
註:2011年9月25日,萬格麗.瑪泰(Wangari Maathai)因卵巢癌辭世
 
響應綠帶運動

左|萬格麗‧瑪泰與美國總統歐巴馬的會面。(圖片提供/Wikipedia)
右上綠帶運動上裝載希望的小樹苗。(圖片提供/ Brittany H.)
右下非洲鄰國共同響應綠帶運動。(圖片提供/ NetHope Inc.)


 

綠色理念,生態為永恆的經濟

肯亞在萬格麗與國人的努力下,實現了森林永續經營的理念。而除了非洲肯亞外,許多國家也長期落實綠色理念,以芬蘭為例,國內造紙業蓬勃發展,使芬蘭成為世界第二大紙張與紙板出口國,表面上看似快速的消耗森林資源,實則上芬蘭的森林覆蓋率持續在上升中,目前芬蘭林地面積已超過70%,原因在於「每砍一棵樹,栽種三棵苗」的觀念深植芬蘭人心中,此政策在芬蘭政府的推動下,完善的實行森林友善管理辦法,成功地於砍伐與植苗間維持平衡狀態。
kd為國內少數通過森林管理委員會(FSC™ COC, Forest Stewardship Council™) 產銷監管鍊驗證的木製業廠商,盡可能將產品所需使用的木材,取自於有效管理之森林,且選擇固碳效果較低的成熟期樹木,全力落實環境保育的社會責任。並將綠色理念傳遞給每一位消費者,在社會經濟、生態環境與人三者之間,創造一個相輔相成且共存共榮的未來。

於泥土中甫新生的小幼苗

於泥土中甫新生的小幼苗。(圖片提供/Elias Kordelakos)
返回列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