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入木空間
木職人

走入木空間

2015.05.12

用木皮勾勒生命的輪廓-木畫藝術家 吳俊民

用木皮勾勒生命的輪廓-木畫藝術家 吳俊民(圖)
每一幅作品的主題都有各自欲表達給觀者的意涵。(圖片提供/科定企業)

 
「每一幅都有我各自想要的主題。」神情篤定的吳俊民先生如此說著。浸淫在廣告業超過十五年的資歷,榮獲許多獎項的肯定,知名的坎城廣告、紐約廣告等獎項都有吳俊民的名字;但是在四年前,他卻毅然決然的轉換跑道,從廣告轉向設計領域,與賢內助一起投入室內設計的世界,在他的眼底,創作,是藏在靈魂深處的吐息,也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氧氣。

吳俊民

(圖片提供/科定企業)

 

創作的可控與不 可控

在設計的世界裡,是有彈性限度的創作伸展,從一開始的設計草圖,開展到後來的施工實作層面,吳俊民表示:「在師傅手上擁有很多可變性,但我的想法是儘量做到最好!」
與創意無限的廣告界相比,在設計領域裡吳俊民反而認為不可控的因子較多,尤其在施工中一個環節不對,就可能所有工期得要延宕;然而在自我創作的實踐中,吳俊民自信地說:「在創作上,每一塊木皮都是我親手黏貼的。」那麼這是否有所謂的不可控因素呢?
彷彿一張白紙一樣,從未有人思考過使用木皮作畫,因此在創作時遇到了層層關卡。吳俊民說:「由構思到完成,每件作品最少要耗費一個月以上的時間,但我在一開始摸索雷射切割技術時,碰到很多挫折。因為我是用九種不同的木皮作為木畫基礎,因此在構思時先以電腦模擬各種木皮的布局與層次,緊接著來到木皮實作接合的階段時,木皮作畫的困難度便開始浮現出來。」

直視觀者的強尼.戴普

直視觀者的強尼.戴普(Johnny Depp),彷彿欲言又止。(圖片提供/科定企業)

 

成功與失敗的距離,只有0.1mm

因為木皮本身是堅硬的材質,當你切割完一片片的木皮以後,需要使用密接的方式組合每一塊木板,連0.1mm的誤差都不行,吳俊民笑言道:「就像拼圖一樣,每件作品至少有一百片以上。」由此可知,木皮作畫困難度最高的部分便在於雷射切割,因為一旦切割有誤差,所有的木板就無法拼接成一幅作品。他坦言:「譬如木皮板是以膠合的方式黏合,因此我在切割時很容易產生焦黃現象。」
更進一步地來說,其實雷射切割的操作相當複雜,它光是在操作上便分為四個部分,分別是速度(speed)、力道(power)、焦距(focal distance)、轉角速度(corner speed)等,因此在操作時這四種設定必須配合地恰到好處,才可以切割出完美的木片。
假如看過《星際大戰》的人,對光劍的雷射光束絕對不陌生,這就像是吳俊民在使用雷射切割時會遇到的難題一樣。由於雷射切割的光線不是直線,它其實是一個尖形的光束,因此最後突破接觸面的交接點才是切割處,這種差異反映在木皮板上會出現一個問題,因為有些木皮板不是平坦的,而是凹凸不均的表面,假如你在切割時在凹面,就會產生毛邊,最後在鑲嵌時便會因為縫隙,而無法拼接起兩塊木板。
「試想,假如一幅作品使用一百多片木片,每片誤差0.1mm就成了很可觀的差距,最後就算切割好所有木片,也只能選擇報廢,必須整個作業過程重新來過。」儘管容易失敗,但吳俊民仍然不放棄,在琢磨了良久以後才逐漸掌握製作的秘訣。
 

穩定,影響成敗的關鍵

然而此時他又碰到一個問題,每棵樹木的生長條件迥異,因此刨切成木皮後,紋理顏色分布不均,這使得同一種木皮拼貼時在畫幅上會有所差異,但吳俊民認為創作必須要選用天然木皮,最後在他比較了業界各家品質以後發現:「因為天然,所以不可控的部分變得更複雜。」吳俊民說:「天然木皮明暗面較不可控,有時候紋路稀疏,明度和亮度看起來比較淺,但是紋路在木皮上半部又可能變的較暗,我找了很多間以後,才找到KD,因為相較於各家品牌來說,KD的產品相對來說穩定許多。」

《戴著珍珠耳環的少女》

《戴著珍珠耳環的少女》複雜的光線處理,轉化為木片材質亦不失原作神韻。(圖片提供/科定企業)

 

想像是生命不可或缺的泉源

創作主題大多是以名人或畫作為主,吳俊民在決定畫題上亦有自己的考量。
「我之所以選定這些名人,也是因為我一直思考要如何喚起大眾的共鳴,若要讓作品瞬間吸引大家的目光,就要使用大家耳熟能詳的好萊塢巨星,如此一來人們便會先從主題開始進入我的作品,然後再進一步去瞭解我所使用的媒材。」
言及未來想要繪畫的主題,吳俊民目前創作的第一階段是「再現」(presentation)階段,但接下來他準備以非洲圖騰、動物為主題(primitive art),利用木皮原有的粗獷質地,展現出非洲原始自然的源源生命力!就像其集結了設計、廣告兩大領域的創意背景,他準備以無窮的想像力勾勒出自己下一幅作品的精彩。

梅莉.史翠普

梅莉.史翠普(Meryl Streep)的自信神情讓人印象深刻。(圖片提供/科定企業)
返回列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