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入木空間

*
2015.01.01
芬蘭-師法自然,教育也能很不一樣
芬蘭-師法自然,教育也能很不一樣(圖)
美麗的千湖之國-芬蘭。圖片提供/Damien


位於北歐邊界的極地國度-芬蘭,在天然資源缺乏的情況下,走過戰後貧瘠的歲月,歷經重大改革,擬訂體制完善的福利政策及全面性的國土保育計畫,芬蘭人與自然森林緊密的結合,是生命教育也是最自然的生活方式。

 

波羅的海的女兒,美麗樸實且堅毅

位於北緯60度的芬蘭,有1/4於北極圈內且四季分明,享有千湖之國的美名,總面積為台灣的10倍,但人口只有台灣的1/5,卻一躍成為教育大國與科技重鎮,並屢屢於全球競賽評比中名列前茅。訴說芬蘭歷史,一路走來歷經鄰近強國的統治,芬蘭人養成務實的性格與生活習慣,戰後的割地賠款迫使國人不分男女,皆得外出辛勤的工作,強烈的民族認同感醞釀下,人民面對困境也從不低頭,不出幾年便還清戰後積欠俄國的債務。1991年蘇聯垮台後,芬蘭開始掌握自身主權,並於1995年加入歐盟,成為聯盟唯一的北歐國家。如此嚴苛的環境條件,造就了芬蘭人樸實、堅毅的民族精神,而芬蘭語「Sisu」這詞也由然而生,代表著擁有長時期的決心、恆心與毅力,能夠理性地面對逆境。


 

坐擁藍寶石與綠翡翠的國度

相較台灣,芬蘭是個年輕的國家,沒有鄰國的強富國力,卻讓芬蘭人對這得來不易的土地格外珍惜,境內有187888個湖泊與179584座島嶼,純淨的自然資源是芬蘭人的無價瑰寶。在經歷七個月的寒冬,迎來陽光普照的盛夏,芬蘭人陸續走進森林,躲進自家度假小屋與享受桑拿。「桑拿」源於芬蘭,又稱為芬蘭浴或三溫暖,是芬蘭語「Sauna」的譯音,暖熱的蒸氣烘出芬多精的清香,舒緩心脾也強化健康。
芬蘭孩童自幼便在家庭教育下,接受森林相關常識,隨家人栽植蔬果、砌土種花及摘取菇蕈與莓果。芬蘭學生一週上課不超過30小時,且地點並不限於教室;在戶外除了森林知識外,辨認動植物、地形天候、畜產養殖及藥草醫療知識等課程,大自然皆能教授。走出教室,當書本上內容近在眼前,沒有什麼比親身體會更刻骨銘心。每一塊私有林內,主人掛上自家姓氏的牌子只為宣示主權,不代表閒人勿近,因為在芬蘭,森林是共有的,也應證了芬蘭語「jokamiehenoikeus」一詞,意思是每個人都擁有親近自然的權利。

芬蘭
左上|芬蘭孩童於林邊湖泊嬉戲。圖片提供/Mikael Korhonen。
右上|籃子裡的野莓。圖片提供/Scorpions and Centaurs。
芬蘭小學堂的大自然教育
芬蘭小學堂的大自然教育。Esko Kurvinen。


 

森林與人,皆是無價之寶

以人為本與重視人道精神,是芬蘭教育成功的一大原因。由於沒有過多資源可供出口,故人力彌足珍貴,每個人都是國家重要的資產,重視人才從教育進而拓展到企業層面,再由企業文化反應整體社會的趨勢現象,使教育成為芬蘭的一大特色。從幼兒教育到博士學程,皆為免費的公立學校,教育上採用「因材施教」,孔子的思想理念在遙遠的北歐芬蘭,徹底的執行。當各國致力於菁英教育時,芬蘭將重心放在「平等」與「專注」。制度設計到資源分配,芬蘭齊頭式教育從平等出發,採取小班制度。教育孩子們主動問、主動學習及主動尋找答案。進度落後的孩子,老師們會給予更多的教導與鼓勵,不施加趕上其他優秀孩子的壓力,讓孩子在解決問題的過程中培養學習能力,增進成長中啟蒙的力量。對芬蘭而言,人力稀少是嚴重的社會問題,因此每一個孩子都不能輕易放棄。

 

永續,是芬蘭人的DNA

芬蘭是世界上針葉材、紙張及原木出口量最大的國家之一,林產品人均產值居世界之首,但仍具森林之國的美名。值得讚許的是,芬蘭同時也是全球最早進行森林資源調查的國家,境內保留大量超過80年樹齡的珍貴林地,且企業對於木材的利用率竟將近100%。樹木採伐後,較粗的樹幹先運往木製業工廠,生產木製品或膠合板;較細的小樹幹、樹梢與枝椏等則運往造紙廠進行製漿造紙。製漿後的廢料如樹皮、漿渣可燃燒,應用於造紙能源。木材加工及膠合板生產的廢料木屑則可作為漿廠的原料,將木材的利用極大化,是保護森林資源的有效措施。在芬蘭森林法的保護下,每砍一棵樹便種植三棵樹,永續發展的意識已深入人心。而在教育上,芬蘭採行人本教育政策,成功的核心價值是「一個也不能少」的平等精神,強調天生我「材」必有用的觀念,將芬蘭重視的人文與天然資源,揚眉於國際。

芬蘭大學生於草地上討論課題
芬蘭大學生於草地上討論課題。圖片提供/University of Saskatchewan。
返回列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