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入木空間

*
2015.11.16
擁抱綠能德國,吹響自主能源的號角
擁抱綠能德國,吹響自主能源的號角(圖)
德國黑森林擁有境內最大的針葉林。圖片來源/carsten frenzl。


為歐洲的工業大國,德國在近年歐債風暴席捲下,有別於歐洲各國的委靡不振,經濟上依舊亮眼,更有一項堪稱全球頂尖的產業,即是綠色能源。綠能革命後的德國,能源轉型儼然成為全民運動,除了奪回屬於公民用電的自主權外,更要掌握發電權,也因這場革命,牽起經濟與環保共存的希望。


 

電力自由化,由德國黑森林出發 

德國黑森林擁有境內最大的針葉林,佐著溫煦陽光與沁人心脾的青草香,山丘上的白色風力發電機映著湛藍的天際,千家萬戶的屋頂上架構著黑色太陽能板,也構織成一幅扣人心弦的畫作。德國的綠能政策非朝夕促成,全歸功於一位來自德國黑森林舒納(Schönau) 小鎮的平凡媽媽-烏蘇拉‧史拉黛克(Ursula Sladek)。這場始於民間發起的電力大革命,打破傳統獨佔的能源市場模式,攜著濃厚人情與居住環境的羈絆,讓電力買賣成為一種公民自主權。


德國的綠能先驅者,同時也是舒納電力公司的創始人。圖片來源/EWS Schönau


綠色電力叛軍,挺身守護家園

1986年,烏克蘭北方的車諾比核電廠反應爐發生爆炸,全歐洲受到大量輻射雲的籠罩,德國政府下令禁止販售蛋、奶製品與農作物,憂心孩子未來的烏蘇拉與鎮民共同組成「舒納反核家長聯盟」。起初,烏蘇拉嘗試說服德國的電力公司,重啟因核電而廢棄的6座水力發電廠,可供全舒納市民使用,但卻遭到冷漠的回絕。因此烏蘇拉耗時12個籌資與奔走的艱苦年頭,終在1998年創立了EWS(Elektrizitätswerke Schönau,舒納電力公司),並以公司名義買下電網營運權,掀開德國人民追求乾淨能源的序幕。EWS對抗傳統電力大公司,也被德國人民稱作「電力叛軍」,成為德國首創「純綠」的電力公司。2011年,烏蘇拉受頒環保諾貝爾獎「高曼獎」(Goldman Prize),同美國總統歐巴馬會面討論綠能政策。


車諾比事件後充斥廢棄的防毒面罩。圖片來源/ZerO 81。

因車諾比事件荒廢的普里皮亞季(Pripyat)學校。圖片來源/Aliaksandr Palanetski。

烏蘇拉與美國總統歐巴馬的綠能會議。圖片來源/Pete Souza。


零核生活,創造未知的科技革命

1999年德國領先歐盟各國,推動《電力市場自由法案》,民間可自由買賣電力,打破大公司壟斷能源買賣的潛規則,起源於黑森林的綠能訴求,一路延燒到了柏林的國會議堂。2000年,國會通過《再生能源法案》,保證再生能源的電力收購金額,要高於火力及核能發電的價錢;並使出兩面刃政策,一來增加核能與化石燃料的能源稅金,二來則是提供投資再生能源發電者的貸款優惠,來推動再生能源的開發。
2010年底,德國政府原意延長核電廠的運轉,隔年卻爆發日本福島核災,再度點燃民眾的反核聲浪,政府評估後隨即宣布2022年後邁向零核生活,並頒布一系列替代能源的法案。廢核讓政府必須對節能與綠能訂出嚴苛的政策目標,縱使科學家皆抱持觀望態度,在現有技術難以達成下,卻讓德國民間與產學界菁英,正摩拳擦掌的試圖突破這道瓶頸。



日本福島核災後,德國舉辦的反核遊行。圖片來源/Christoph Brammertz。


生產與消費共存,攜手共牽綠能未來

德國是發展光電產業最先進與普級的國家,太陽能發電每小時即可供應220億瓦電力,供給德國一半用電量。風力發電可彌補德國的太陽能發電不足處,目前已建置了1700座的離岸風力發電機,全年可產生等同2座核電廠的電力,成為繼太陽能的重要綠能趨勢。近年生質能發電已僅次於風力能,成為德國第二大再生能源,由於原料之一的農作物會衍生糧食供應與價格爭議,近年改由如廢傢俱、農牧廢棄物與人類活動產生的垃圾當原料,亦能轉換有價值的能源,成為生質能發電的新主流,以慕尼黑動物園為例,動物們每日產生的大量排泄物,也可作為發電的來源。


黑森林南方的太陽能城鎮-弗萊堡(Freiburg im Breisgau)。 圖片來源/naturalflow。


傲人風骨,綠能正氣

人民高度的環保意識是德國電力自由化的成功因素,那政策無疑是德國轉型綠色經濟的重要推手,發展綠能不光是嘴上談兵,也非綠色奇蹟,而是德國政府與人民數十年來的努力與實踐。德國人民擁抱綠能,不埋怨再生能源帶來的高電價,過著自我要求的節流生活,因為人類與地球萬物將是最終的受惠者。這股以綠能為傲的風氣,已於德國人心中日漸茁壯。在德國,我們可見到綠能再生的自然生活方式,利用科技而不是被科技所役使,即便不被世界各國看好,德國精神終究將答案從不可能,變成可能。

風力能為德國最大的綠能來源。圖片來源/Maciek。
返回列表
BACK TO TOP